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会计机构谈人参色变,百亿未名医药年报难产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5-10
html模版会计机构谈人参色变,百亿未名医药年报难产

当A股各大公司正在紧锣密鼓披露年度成绩单时,市值超过百亿的未名医药还在为聘请年审机构发愁。

拿着钱到处求爷爷告奶奶,也没有会计师事务所愿意服务。主要是未名医药旗下有很难盘点清楚的生物性资产,而且过去4年,公司的年度报告都被出具了保留意见。

各大会计师机构,也不愿意为了这点钱,承担肉眼可见的风险,利来国际最老。稍不留神,被主管部门立案调查,那真就得不偿失了。

还有一个月,就是年报披露的大限,未名医药如不能按期出具成绩单,将有退市风险。

无会计机构接单

市值高达百亿的未名医药(002581.SZ),竟沦落到没有会计师事务所愿意为公司服务的地步。

过去几年,未名医药的审计机构一直是中喜会计师事务所。2020年11月,双方结束合作,审计机构变更为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。

双方合作尚不满一年,中兴财光华于2021年8月18日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影响了公司审计事务的开展。于是,11月公司董事会决定,拟聘请深圳久安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2021年度审计机构。

深圳久安由原深圳福田审计师事务所转变而来,规模不大。2020年合伙人仅2人,注册会计师人数15人,2020 年从业人员数量20人,全年总收入110.75万元,为27家公司提供审计业务,由此判断基本都是一些小公司的小业务。

因此,公司董事会在审议该议案时,有董事明确反对。理由是,该审计机构执业能力不足,项目合伙人及签字会计师2008年被证监会行政处罚,且执业年限短,建议选择国内排名靠前的审计机构。

未名医药是深圳久安接到的首笔上市公司审计业务,所以表现得也较为积极,注册会计师10月份就提前带组进场,进行初步审计活动。

不过,在未名医药随后召开的股东大会上,过半数股东对聘任深圳久安投出反对票,议案未获通过。

之后,公司管理层向十多家会计师事务所发出了邀请,但无一应邀与公司达成合作。

现在公司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如若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,有退市风险。

人参过冬

对会计机构来说,对上市公司的年审可是大业务,服务费动辄百万以上。它们为什么都不愿意接未名医药的这单生意呢?

主要还是未名医药自身存在一定问题,年审难度较大,对会计机构来说,存在较大的执业风险。

未名医药本是一家单纯的医药研发和生产企业,但因控股股东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,导致公司业务变得复杂。

此前,未名集团因自身发展需要,通过股权质押等方式融资,质押比例接近100%。后因国家整体金融去杠杆,该集团融资困难,资金链紧绷。

于是,未名集团就打起了上市公司的主意。2017年12月-2019年4月,该集团指令未名医药及子公司,以预付委托研发款、预付工程款、对外借款等形式,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9.22亿元,偿还4.15亿元。到2019年末,尚有5.07亿元(不含利息)无力偿还。

未名集团实在是没有钱给,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已被全部冻结或轮候冻结,更有数百起诉讼缠身。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、董事长潘爱华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、限制高消费。

未名集团想出了以资产抵占用资金的办法。未名医药也是无奈,不要这些资产吧,怕到时候什么东西都捞不到。

未名集团以持有的吉林未名100%股权以及其他4个药物技术,用于抵偿占用资金。

吉林未名旗下主要资产,就是种植在吉林长白山露水河区域的200多万株林下西洋参和人参。

我们都知道,人参是参龄越久越值钱。但这些东西都分布在深山老林里面,如何进行资产盘点和评估是一个大问题。

这就是很多审计机构害怕的生物性资产。獐子岛的扇贝跑了又回来了、雏鹰农牧200万头肥猪被饿死了等,都是前车之鉴。

每年11月-次年5月,人参生长的区域大雪封山,且都处于40公分深的冻土层中,无法进行存量盘点。

而且,人参盘点对专业的要求极高,会计机构需要会同专业林业勘察院所,才能确保数据真实有效。

伪疫苗概念股

未名医药的风险点还不止人参。公司连续4年的年报均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,也让会计机构知难而退。

过去,未名医药除了研发生产药物之外,还有一块重要的业务是医药中间体。2018年,公司一家子公司全面停产,医药中间体收入锐减。与此同时,公司优势药物神经生长因子也遭遇严重的市场下行压力。两项不利因素叠加,导致公司由盈转亏,亏损过亿元。

2016年,是未名医药的业绩巅峰,公司营收12.65亿元,归母净利润4.18亿元,到了2020年,收入规模已降至2.77亿元。

早年间,未名医药投资了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,持有该公司26.91%股权,是一项优质资产。

北京科兴专注于人用疫苗研发和生产,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。不过,2017年该公司主要股东因公司重大发展问题产生矛盾,导致经营管理层未能按时改选,公司在2018年4月17日出现非正常管理混乱事件,财务资料、财务数据等被转移。

之后的几年里,未名医药的审计机构,均无法获得北京科兴的完整财务资料,因此,对公司的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。

即便如此,这两年未名医药也借助北京科兴炒作了一波疫苗概念。

2020年2月,公司董秘就在与投资者互动中称,北京科兴正在进行新冠疫苗的研发,公司股价一度推高至34.10元/股。

而事实上,做新冠疫苗的“北京科兴”的全名是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,与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是兄弟关系,和未名医药没半毛钱关系。